35岁的程序员:第8章,魏建国

  时间:2021-01-10 10:11:10  阅读量:367  评论数:0  作者:

该文着重介绍35岁的程序员:第8章,魏建国相关知识,作者举例代码和分析说明恰到好处,遇到问题的朋友可以研究一下。

  针对上线当天出现的各种问题,何云理马上改好了bug,再三自测确认没问题后,又提交了一个版本,徐晓明也将之前姚均义要求的颜色改回去,并将首页和iOS保持了一致。虽然做了这些事,但还是流失了很多程强之前拉拢的女艺人。得到的反馈都是:bug太多、不专业、不好用等等。当然,这里所谓的不好用是指注册成本太高,很多人就算没遇到bug,还是觉得注册流程太长,没有耐性填下去,都没有进入首页就卸载了。程强于是组织开了一个小会,带着娘娘腔总结这次的问题:

  “你知道我为了组织这些女艺人花了多少钱吗?总共70万!每天在群里发红包。上线后就是因为iOS注册有bug!导致很多用户根本注册不进来!”,程强停顿了一下说:“当然,注册流程太长也是一个问题……还有安卓和iOS首页不一致,让别人看我们有多不专业!现在我70万都打水漂了,只拉进来几千的注册用户,这还怎么搞?!”

  说得大家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姚均义则主动打破僵局,鼓舞士气地说道:

  “我们把这个项目再完善一下,争取把损失的用户再争取回来!”

  程强白了他一眼,说:

  “你呀,就不要瞎指挥,要不是你那天让安卓改那么多,也不会出那些事儿!”

  “是!是!”,姚均义连连点头,但还是面带微笑,丝毫没有紧张和愧疚的神色。郭云看了,心里暗暗佩服:“这就是官场上练就的’喜怒不形于色‘吧”。

  “我知道很多人觉得项目上线了,应该回归正常的上下班,取消大小周,变成双休制。“,程强一副官老爷的样子说着:”可以的,我说到做到,戚小姐已经买好了指纹打卡机,明天开始大家打卡上下班,不准迟到!”

  郭云抬眼看了一眼程强,程强补充道:

  “郭总可以不打卡。”

  郭云又低下眼,他很早前就跟程强说过自己家住得远,所以来公司可能会迟到。当时还没有实行打卡,只是提前跟程强说下,郭云心里会比较踏实,不然程强有时候早来公司看到郭云还没来,心里不免有些想法。郭云没想到程强还记得这事,而且这次还给他开了个例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感激,虽然他现在不像当初那么觉得程强这个人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不过也不至于想马上离职。对于他自己来说,刚刚来公司3个多月就离职,简历上也会非常不好看。再者,他还想看看后面会发生什么,说不定会有所起色,他还惦记着他那年底18万的分红股权呢。

  下一个版本,陈超终于说服了程强将注册流程简化。改成用户注册只需要通过手机短信、微信、QQ登录即可,不再需要填写任何信息。所有的用户注册成功后,都是普通用户,然后在个人设置页里,有申请成为艺人的入口,点击入口后再提交相关的信息。郭云看后也满意地点点头,跟陈超摇头笑着说:

  “终于改过来了……”

  陈超也一起笑着。

  新版本主要修改了注册流程、首页的一些展示和增加了类似朋友圈的功能。因程强和八成的女艺人都使用iPhone手机,所以郭云再三叮嘱何云理一定要注重产品质量,并且也让陈超产品验收的时候多测试一下。郭云自己是使用华为手机,因此只能自己抽空拿过一台iPhone开发机摆弄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问题。剩下两成的女艺人还大多使用的是美颜相机版的安卓手机。这种手机的屏幕尺寸也比较特别,郭云特意跟程强申请了一部,是戚小姐之前用旧的一部二手美颜相机手机。徐晓明有了开发机,就可以很方便地进行适配了,几乎对每个页面都做了一遍兼容性开发。因为要推广,自然也做了内嵌的网页活动,这部分工作就由郭云和魏建国配合完成。活动自然就是为了推广新做的朋友圈功能,功能也简单:“在一周的时间内,收到朋友圈点赞数最多的前三名,分别发现金奖20元、10元、5元”,因为参与者必须是女艺人,而这些人都是可控的,所以奖金会通过女艺人提交的微信号联系到她们后,通过微信红包发放。郭云觉得程强也够小气,不过考虑到项目刚上线、公司又在创业初期,也就没说什么。活动前端网页也比较简单,就是展示一下点赞数排行前100的用户,发奖那天再展示一下获奖用户获得的奖金数额。

  新版本上线,似乎女艺人那边没有反馈什么严重的bug,郭云的心态也从之前的紧张愧疚中慢慢平息下来。项目刚上线,下个版本的需求就又来了,陈超这次提出的新需求是针对商家用户的。商家用户通过APP审核通过后,可以在APP里创建订单,让女艺人来接订单,女艺人赚取订单中的佣金,APP平台则向商家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如果这个模式能够跑通,那么平台将开始有营收了,虽然还不能盈利,但总比一味地烧钱要好多了。可就当新版本上线后的一周,程强突然跑过来找郭云:

  “怎么活动第一名发了2000元呢?”

  郭云一听,感觉头一下炸了,然后马上在自己的手机上启动APP查看活动页,一看就发现问题所在了,然后就找魏国强说:

  “这个奖金数我当初跟你说是以分为单位的,你显示的时候要除以100,我接口文档里也有写啊!”

  “哎呦,忘了!”,魏建国一拍脑袋。

  “那马上改一下重新发布吧。”,郭云催促着。

  “来不及了,他们都已经在群里传开了,有人已经截图了。”,戚小姐这个时候也叫起来。

  “那这个发个公告解释一下吧……”,郭云哭丧着脸说。

  程强这时没有说话,只是转头走了,郭云感觉他这是生气了。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程强就回来了:

  “不要改了,就发2000元!”

  郭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只能尽量把它向好的方向引。”,程强解释道:“我们就给第一名发2000元,二、三名也照样发,我通过这种方式做一个推广,告诉她们到我们平台就是可以赚到这么多钱!”

  郭云心里暗暗佩服,佩服程强此时能如此冷静和理性地思考这个问题,能将一个坏事情变成一个好事情。同时,心里也感激他帮忙解决了一个本应该由技术团队自己处理的问题。郭云现在觉得要通过最近出现的几次问题总结经验教训,郭云认为测试是非常重要的,尤其现在他们技术团队各自都独当一面的情况下,几乎没有精力分出来做测试工作,而且随着产品功能的增加,用户量的增长,产品质量变得尤为重要,是时候要招聘一个测试了。于是郭云找程强申请招聘一个测试人员,并强调了测试的重要性,虽然开发本身如果能力强,确实可以免去测试,但是创业公司又能招到能力多强的程序员呢?所以郭云总结,越是技术团队能力不足的,越是需要测试人员。程强同意了,于是郭云开始在网上发布了“软件测试工程师”的招聘信息。同时,郭云一开始就觉得魏建国做事情大大咧咧的,所以想找他聊聊,让他把事情做好。于是这天中午的时候,就叫上了魏建国一起出去吃饭。

  “郭总啊,我都不知道成总在想什么,项目不是这样做的啊,我真想劝劝他。”,魏建国在和郭云去吃饭的路上就这样絮叨着。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郭云心里觉得好笑。

  “你就直接做软件拿出去卖啊。”,魏建国答道。郭云歪头打量着魏建国,他的头发卷卷的,眼睛小小的,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让人不知道他那句话真哪句话假。郭云记得当时招聘他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简历,他年纪比郭云还大1岁,可技术却比较一般,但当时也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了,再加上他开出的薪资要求也不算高,于是就要他了。

  “你这个是做外包吧?”,郭云担心自己理解错了,特意确认一下。

  “是啊!”,魏建国竟然给了肯定的回答。

  郭云想一头撞死,弄来弄去,魏建国竟然认为做外包会比现在这个项目好。不过郭云也还是没有表达出鄙夷的神情,而是问道:

  “做外包要能找到买家啊,要能接到单才行。”

  “让成总去找啊,他那么多人脉,找个买家还不容易。”,魏建国轻描淡写地说道。

  郭云没搭话,因为他现在不知道要怎么跟他继续聊了,到了吃饭的地点,两人坐下,每人点了一份单人套餐。魏建国继续说道:

  “我之前啊,就是做外包的,一年能赚50多万呢,当初连我手下那个去外面拉单的都买车了。”

  郭云眼睛一亮,没想到魏建国还有这样的一段历史,于是也来了兴趣:

  “那你现在怎么不继续做呢?”

  “我手下那个拉单最强的人自立门户跑了,把我的客户都带走了,所以后来就做不下去了,到最后我现在还欠着别人50万呢……”

  “啊?这……做不下去了也不致于要欠钱吧,没钱就早点解散就好了。”

  “当初还想再拼一拼,所以就找了一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哥们儿借了钱,最后还是没成,我现在啊,每个月从工资里面拿出一部分还钱给他。”

  “那要还多久啊……”

  魏建国低下头摇了几下,接着说:

  “好在那个人是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没有算我利息,不过别人也催啊,所以我也要抓紧还,没办法。”

  郭云曾经也想过自己创业,自己当老板,但是现在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落魄地杵在面前时,他开始有点退缩。他怕不仅没赚到钱,还把钱赔了个精光,最后甚至到欠钱的地步。也暗暗庆幸他不是魏建国。

  “我现在连婚也没结,年龄这么大了,但是没钱也不敢结婚啊……”

  这句话又给了郭云那心里已经微弱的创业火苗狠狠地泼了一大盆冰水,是啊,自己已经结婚了,更加输不起了,到时候钱都赔光了,老婆孩子可怎么办……

  两人吃完后,郭云抢着一起买单,魏建国要求各买各的,郭云说没事。郭云买完单后,魏建国说:

  “这样吧,明天我请回你,我们轮流来。”

  就这样郭云和魏建国从此以后便每天都在一起吃饭了。

~~本故事中涉及的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关键词:程序人生,35岁,的程序,程序,程序员,第8,魏建国,建国


程序人生周排行榜

    程序人生月排行榜